新浪微信
当前位置:首页>NGO新闻>NGO发声>  【观察】从参与非洲野保到“民间外交官”,中国青年在行动

【观察】从参与非洲野保到“民间外交官”,中国青年在行动

2019-08-21 14:22:19  来源:发展简报,中南屋  作者:乔雅迪 卢丹柠 闵怡萱    点击数量:1314

 

 

2019年8月,当看见竖立在草原深处的犀牛墓碑和墓碑上刻着的每只犀牛的死亡原因时,十四名来肯尼亚参与野生动物保护的中国青年陷入了沉默。

 


这片犀牛墓地位于肯尼亚最为成熟的野生动物保护区之一奥佩杰塔保护区,埋葬着21只在保护区死去的犀牛,其中有16只犀牛都死于盗猎。无一例外,遭遇盗猎的犀牛们都被割去了犀牛角,其中甚至还包括一只已经怀孕12个月的犀牛妈妈。而作为世界第二大犀牛角消费国,中国无疑是这些犀牛角流向的重要目的地之一。

 

▲肃穆的犀牛墓地

 

 

在一带一路蓬勃发展的今天,中国作为一个在国际上逐渐占领话语权的大国,与许多亚非拉国家建立了密切的外交关系。就非洲而言,在非华人的数量已超百万。然而,与中国逐渐上升的国际地位相比,中国在国际野生动物保护领域的形象却一直较为负面。

 

 

出于种种文化传统和历史原因,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野生动物制品消费国之一。消费需求引发的野生动物盗猎已经成为了世界野保事业的巨大阻碍,同时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中国的国际形象。

 

 

正因中国在世界野保中这种重要却尴尬的地位,着眼于野生动物保护的中非民间外交应运而生。十四名来到奥佩杰塔保护区、与保护区合作进行野保工作的中国青年,扮演的就是这样一种“民间外交官”的角色。

 

▲被猎杀时即将临盆的母犀牛

 


“是中国人就会买野生动物制品”

 

 

在肯尼亚,中国人购买野生动物制品和“中国人都吃狗肉”的形象深入人心。

 

 

肯尼亚当地人在谈到中国与野保的关系时,大都露出了朴实却不好意思的笑容。“你们中国人是不是拿象牙做刀柄?”奥佩杰塔保护区的马赛人厨师卫斯理边熟练地将土豆切成午餐的薯角,边好奇道。

 

 

遗憾的是,这些看待中国的负面印象并非空穴来风。

 

 

中国是世界上第一大象牙消费国。2019年2月19日,绰号“象牙女王”的中国籍女商人杨凤兰因在2000年至2004年期间走私860件象牙(受害大象多达400头),被坦桑尼亚法院判处监禁15年。

 

 

中国也是极濒危物种黑猩猩非法贸易的主要目的地之一。据联合国环境规划署(UNEP)发布的《那些年,我们偷过的大型类人猿》,仅2007年到2012年,就有138头黑猩猩从几内亚被出口到中国。这些黑猩猩大都被用作动物园展示及动物表演。

 

 

在奥佩杰塔保护区看护犀牛、进行反盗猎巡逻工作达十八年之久的扎克感受更加直观:“犀角本应被犀牛用于求偶和自卫,是他们美丽躯体的一部分。犀角入药是一种传统却毫无科学依据的认知。被盗猎的犀角大都运往了越南、中国、也门。上世纪70年代,肯尼亚境内大约有2万黑犀牛,但因盗猎,到1990年只剩余400余头。”

 

 

这些负面认知也被许多在非华人亲身佐证。

 

 

将野保作为主要关注话题之一的快三投注平台企业中南屋的创始人黄泓翔曾多次协助野保组织在非洲各国进行非法野生动物制品贸易的卧底调查。可悲的是,他的中国面孔总能轻易赢得非洲走私贩的信任:“走私犯看到中国人就像看到行走的钱包,甚至会用中文推销象牙及犀角”。“是中国人就会买野生动物制品”已然成为中国在非洲的一大标签。

 

 

当然,一些非洲人对此也有更为立体的认知。

 

 

在奥佩杰塔保护区负责社区项目的希拉里说道:“一方面,中肯是密切的合作伙伴。另一方面,中国人的购买导致野生动物被盗猎。但任何导致野生动物猎杀的人或国家都是我们的敌人,不只针对中国。如果能有宣传教育辅以严格的野生动物制品贸易法律监管,未来野保事业将会有希望。”

 

“野生动物保护,中国青年人同样可以星火燎原”

 

 

令人高兴的是,当前有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在非洲开展野保工作:星巴在肯尼亚建立了马拉野保基金会;黄泓翔作为卧底调查员出镜反象牙非法贸易的纪录片《象牙游戏》;中国青年也在逐渐走入非洲大陆,进行野保相关的学习、调研与实践。

 

 

来自中南屋的十四位青年,就通过给奥佩杰塔保护区周边的社区安装防兽灯来为野保出一份力。

 

 

“当讨论野保时,除去众所周知的盗猎,人兽冲突也是关键。”中南屋项目负责人抱着一盒防兽灯,走向保护区周边的村落。人兽冲突是指因栖息地被占领或食物短缺导致的野生动物入侵人类村庄所带来的矛盾。野生动物会偷食庄稼和牲畜,人类也会因愤怒而杀害前来骚扰的野生动物。

 

 

“防兽灯在夜晚发出的信号不仅可以保护庄稼和牲畜免受狮子、大象等野兽的侵扰,也预防了人兽冲突下可能导致的动物伤亡,是一个双向保护的措施。”

 

▲中国青年与保护区工作人员及周边社区居民共同安装防兽灯

 

 

“很高兴认识你们,我是安德鲁,一名18岁的高中生。你们是第一批来到我们部落的中国人。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会遇到狮子和大象的侵袭。今年我们已经损失了36头羊、21头牛和3只狗。我很喜欢友善的中国人,我们也很感激你们的帮助。”村庄中的一名少年说道。对保护区周边的大多数居民而言,这是他们第一次接触深入社区进行野保活动的中国人。

 

 

在安装防兽灯之外,这一行十四位青年还凭借他们的调研和创意,以多种方式来助力野保。他们有人运用保护区的标志形象犀牛进行帆布包、手机壳、T恤等周边产品的设计与销售,并把盈利捐给保护区;有人研究保护区与周边社区之间的关系,撰文将背后的故事带回中国;有人筹划发起公益筹款项目,在中国通过网络公益平台为升级犀牛保护巡逻员的装备进行筹款……

 

 

“一些人可能会指责中国人,但我觉得不应以部分人的行为去定义整个国家。只有小部分中国人买象牙、犀角。但我坚信以你们为首的热忱的中国青年人同样可以星火燎原。”奥佩杰塔保护区野保部门负责人塞缪尔郑重地说道。

 

 

▲中国青年为犀牛保护设计的T恤

 


“你们是中国与非洲之间的使者”

 

中国青年进行的这些野保合作可能规模还很小,也很初步,但在其本身对野生动物保护的作用之外,也对外界对中国野保的认知、对中非民间外交产生着重要的积极影响。

 

 

一方面,中国青年参与中非野保合作改变了外界对中国人的印象。

 

 

在奥佩杰塔保护区做志愿者、曾在肯尼亚生活五年的英国留学生玛丽莎分享了自己的感受:她曾因中国人大量涌入肯尼亚而产生过中国来肯夺取资源的负面印象,也曾因为野生动物制品消费而对中国人颇有成见,但看到中国青年人深入保护区从事野保工作时,她感到很意外也很欣慰。

 

 

“安装防兽灯是有效的”,塞缪尔认可到,“一定要持续地做下去。你们所代表的中国青年能够来保护区做工作,就是迈出了一大步。你们是中国与非洲之间的使者,能让更多中国人了解肯尼亚的文化和野生动物保护的意义,并把野保事业延续下去。”

 

▲中国青年与奥佩杰塔保护区工作人员举着防兽灯合影留念

 

 

另一方面,来到非洲也让这群中国青年们改变了对非洲和动物保护的认知。

 

 

“不同于刻板印象中的贫穷落后,非洲人也有着广阔的视野和伟大的理想,独特的生活方式和态度。”中国青年们表示。曾到奥佩杰塔保护区参与野保合作的中国青年徐艾俐说,非洲之行让她对从事野保工作有了更多信心,学会了如何自己去探索野保这条道路。

 

 

中国青年的行动也感染了他们周围的人。“我身边的人,从朋友到家人,都受到了很多影响,以前他们觉得非洲很危险,但现在,他们都觉得去非洲和做野生动物保护是件很酷的事。”

 

 

或许这些中国青年们做的事情还很微小,但正如保护区野保部门负责人塞缪尔所说,这些星星点点的努力将会产生连锁反应,影响更多的中国青年积极参与其中,从而改变中国野保的未来事业,也实现中国青年参与国际事务的新阶段。

 

 

*免责声明:本站文章图文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 ,文章内容为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如果您发现网站上有侵犯您的知识产权的作品,请与我们取得联系,我们会及时修改或删除。

分享到:

 
NGO招聘微信扫一扫
更多精彩
TOP 意见反馈